首頁>市場專欄>收藏學堂

古玩城里的“時間老人”

2017-09-11 來源:北京古玩城

在北京古玩城里,有一位鐘表世家的傳人,他和鐘表打了一輩子交道,談起多年來收藏鐘表和做鐘表生意的話題,就像有講不完的故事。那份從心底里流露出來的對古董鐘表的喜愛還有在多年修表生涯里得到的樂趣,很容易把你感染,讓你一同體會在永不疲倦的“嘀噠”背后蘊藏的酸甜苦辣。

他叫趙成元——古玩城里的“時間老人”

QQ圖片20170731105150.jpg

     趙成元老人生在一個表匠世家,傳到他這代,已經是第四輩了,要回溯與鐘表的淵源,還要從趙成元老人爺爺的父親說起。

      趙成元老人說:“當時,清朝設立了‘造辦處’,那里面就像是一個大的修理車間,負責給皇室修理一些西洋的玩藝兒。我爺爺的父親是滿族禳黃旗,就在‘造辦處’做事,一年兩次去宮里檢查和修理鐘表。”

        從那時起,趙家修表的手藝代代相傳,趙成元老人就是伴隨著修表臺和那些鐘表零件兒長大的。“當時的修理臺只是一個木頭桌子,我個子矮,常常登著桌子蹭兒看著爺爺修表,有時還偷偷用手夠那修表的改錐。等到我七八歲大的時候,就開始玩鐘表零件了。當時家里沒有什么玩具,所以我就把齒輪當陀螺玩,修理桌上不讓擺弄,我就趴地下玩,那種齒輪都是銅或者鋼制的,一玩就能玩好幾個月。”

       在這種環境里面,影響是潛移默化的,沒有經過父輩正式的教授,更多依靠自己的觀察,等到趙成元老人開始修表的時候,他已經是一位手藝嫻熟的修表匠人了。拿老人家的話說:“修表的兒子天生就會修表。”

       深厚的家族積淀加上多年的修表實踐,造就了趙成元老人精湛的修表技藝。有一次,一個印度的大使拿來一個老座鐘,據印度大使講,那是他爺爺給他留下的禮物,他特別珍惜。這個老座鐘很奇特,是兩面同步的,坐在桌子兩邊的人可以用一座鐘來計時,但是由于老鐘的年齡太大,自從出現故障以后,一直沒有人能讓它恢復正常。印度大使曾經在英國工作過,但那座鐘在英國沒能修理好,后來去香港,也沒有人能修。這次拿到趙老的藏鐘閣,印度大使的夫人用中文將信將疑地問趙老:“能修嗎?”趙老肯定地說:“能修。”趙老常常做這樣一個比喻,這老鐘就像病人一樣,我要先診斷,要是接受就說明能把它醫好。所以趙成元對印度大使說:“讓它在我這兒住院吧,住一個星期,一周以后,你來接它回家。”一周以后,鐘修好了,印度大使把鐘帶回去了。又隔了一周,印度大使夫婦倆再次來到趙成元老人的小店,除了表示感謝之外,還要再多給一些修理費。印度大使對趙老說:我們在世界各地花了很多錢也沒能把這座鐘修好,是您讓它又恢復了“健康”。

QQ圖片20170731105214.jpg

    四代收藏古鐘,趙老家里的積淀頗豐。趙老家里收藏的古鐘多數是百年以上的老鐘,面對這些老鐘表,趙成元老人常常很感慨,因為隨著時間推移,這些鐘表越來越難覓到蹤跡了。趙老說,前些年去北京那些古董攤上轉轉,還能買回來十座八座老鐘,如今一個都很難見到了,古鐘的數量減少,價格也隨之抬高。如何把這些古鐘所蘊含的有價值的信息保留下來,讓更多的人看到和關注古鐘,這是趙成元老人現在考慮的問題。趙成元老人有一個心愿:那就是把自己多年來積累的“粉絲”召集來。因為這么多年的鐘表生意下來,很多客人通過鐘表之橋與趙成元老人結緣,他們從藏鐘閣請走了很多獨一無二的老鐘表,并且都被趙老的真誠、敦厚和風趣所打動,所以趙老想把他們都請來,不單要人來,還要他們帶上從藏鐘閣請走的老鐘表,一來大家敘敘舊,二來也讓老鐘表聚在一塊,集體展示一下它們的風采。“我想那一定很壯觀,也一定有更多人來參觀,因為他們手里的東西,如今都很難再見到了。”

QQ圖片20170731105203.jpg

 

 


电竞平台